• 河北大学 · 航标网
  • 河北大学 · 航标网
  • 河北大学 · 航标网
  • 河北大学 · 航标网

您所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茶后闲谈

秋千还在荡吗

点击数:1122017-11-23 01:00:48 来源: 河北大学·航标网站

兵兵来了。

啊,这真的是个不幸的消息。

多年过去,我原来还在害怕他。

我像热锅上的蚂蚁,搓着手,在屋里踱步,一会儿握住门把手,一会儿又放开......

妈妈在外面喊:“乐乐,兵兵到了,快出来呀。”乐乐是我的小名,妈妈已经多年没有这么喊过我了。这是为了刻意迎合兵兵吗?我心里暗自抵触她的这种做法。

见我半天没出去,妈妈在一次次的呼叫无果之后,没有再喊。我的心,依旧七上八下。她不喊了,我应该开心,还是伤心呢?我一下子倒在床上,把头蒙在被子里

门,突然开了。一个略显成熟的男孩子出现在我的视野。虽然他的气质有很大的改变,但是看到他的眉眼,想到刻在我脑海里的那张熟悉的面孔,还是让我意识到,他就是他――“兵兵”。我蹭的一下,从床上爬起来。手忙脚乱地拨弄了一下头发,想扯出来一个笑容,终是尴尬地又瞥向别处。

我们成了最陌生的熟悉人。

他没有作声,只是安静地站在我对面,他看起来内敛了很多。空气中凝结的安静氛围,让我想说点什么,但是多次尝试着张口,最终都化为无声。我偷瞄了他一眼,不经意撞上他的眼神,赶忙又收回视线。

以前,他是让我害怕的。没想到,现在还是没变。

他每次的到来,都会让我紧张。他很“赖”,也很“坏”,是个十足的小霸王。他爱欺负我,让我觉得自己就像他受气的玩具。

06年夏天的一天,他来了。再一次回归了我们街道小分队的队伍中。我们曾一起偷菜,一起做饭,一起被别墅的主人骂。我们所在的地方,街道一侧是别墅群,一侧是普通门市群。虽然我们是普通人家的孩子,虽然我们没有大家闺秀的气质,虽然我们有点野,甚至有点傻,但是我们始终生活得很阳光、很自由。我们没有渴望住在大别墅里,没有羡慕那些有钱人家孩子的玩具,有的只是和住在街道上一群小伙伴共同拥有的小温暖与小幸福。

在我的记忆中,兵兵好像总是以欺负我、整蛊我为乐趣。但在我被别人欺负的时候,他却立马冲在我面前把我护在身后。而那时,我是不懂他的做法的,我对他只是畏惧多于感激。这种认知持续了很久,持续到他后来的离开,持续到多年后,持续到他现在又出现在我面前。

过了很久,他终于开口了,声音好像还飘荡在记忆里,带着他惯有的调侃的语气:“都不请我坐会儿吗?”我的手指不停地缠绕着衣服下摆,结结巴巴地开口:“坐,你坐啊!”咬了一下嘴唇,又慌慌张张抱走身旁的被子,给他腾出位置。

我转过了身子,听到离我越来越近的脚步声,然后明显地感受到旁边的床一点一点凹陷,直到他的气息笼罩着我。我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,眼神飘忽不定。无处安放的手指,继续缠着已被我弄得褶皱的衣摆。

“你,还是没变。”又是他率先打破静寂。

“我吗,好像真的没变。”

“在你面前,还是那么懦弱。”我在心里嘀咕。

“你,好像变了。”我怯生生地对他说。

“但是,你的气场还是那么强大呢。”我心里想。

“还记得吗?那时候,我们去荡秋千.......”

 那时候吗?我当然记得,怎么可能会忘记。那是07年的夏天,他说要带我去找秋千。一路上他都嘲笑我欺负我,“哈哈,你这个大傻子!”“你怎么这么笨呢?”他的姐姐是我们的“小老大”,可也奈何不了这个“小恶霸”。

到了有秋千的地方,他还在乐此不疲地笑话我。“有什么好笑的!哼!”我默默诅咒他,可也就敢在心里想想,也不敢哭,哭出来他只怕笑得更厉害吧。

“哈哈哈,哈哈哈,起飞了,起飞了。”我们坐在秋千上,来回荡着,空气里弥漫着甜蜜。夕阳的余晖照耀在我们的脸庞;我们张嘴大喊,一口,仿佛吃了阳光。秋千和我们的影子在地面上起舞,我们的笑声为这段舞蹈奏着童年的歌,流光飞舞,我们顺着夕阳的光芒,望向地面,光与影交汇在一起,时而朦胧,时而清晰,闪动着美丽的色彩,如此近在眼前,又如此遥不可及。我们就那样荡向远方,荡向天空,任风拂过发髻,任发飘逸在空中,舞动着那时的秋千,摇曳着那时的年少时光。

不知是兴致高到了极致,还是莽撞冲昏了头脑。乐极生悲的是我失去了控制,重重秃噜着地。

兵兵即刻跳下来去看我。泪珠挂在我的脸上,惊魂未尽的我控制不住地抽泣。兵兵出乎意料地没有像以前一样嘲笑我,他抹了抹我的眼泪,我身体却条件反射地颤抖了一下。为了让我开心,他又开始学猪叫,那几声叫,我想我终生都不会忘记,我“噗”地笑了出来,笑与泪交织的那一瞬,至今仍清晰地刻在我的脑海。我望着那个少年,他在夕阳下的模样,第一次感动了我,他的笑,仿佛让黄昏前还存留的光芒都反射到了我的身上。

记忆戛然而止,我兀自上扬了嘴角,扭头看他,发现他正笑着看着我。

“你想去荡秋千吗?”我问。

“哪里还有秋千,别闹了。”

“你想荡吗?”我执着地问着他。

“想。”

我抓起他的衣袖,拉着他,就往外跑。“妈,我和他出去有点事儿。”

我和他又去了儿时荡秋千的地方。这里经过岁月的洗礼,很多东西都变了。他以为秋千不在了,但是,秋千还在,只是已经生了锈。

“你说,秋千还能荡吗?”

“能。”

“你想让它荡吗?”

“想啊!”我肯定地说。

“来,坐上去,我推。”

我坐了上去,他用力地推,秋千吱吱呀呀地叫。如果在以前,秋千这般叫,我一定是不敢上去的,但是现在的我却如此心安。

他趁秋千还没荡高,迅速坐了上来。阳光照在了我们身上,缤纷的光圈在半空中晃啊晃,光圈里的那个世界,是否有曾经的我们呢。秋千,原来,还能荡呢;时间,原来,还能回来呢!

“飞起来了!”我大声喊。冲他咧着嘴笑,就如同八岁那年的我。

“你还是没变。”他对我说。

“ 你变了,也没变。”我说着。

“飞起来了……”我们一起对着阳光,对着天空呼喊,和心底的声音重合在了一起。


【责任编辑:罗怡

下一篇:

上一篇:幻城识四,一梦十年